厨余垃圾投放处理有喜有忧

聚博

2019-11-25

  刘艳前不久在盈丰香港女子高尔夫球公开赛上夺得职业首冠,然后她去南卡罗来纳州参加美国女子公开赛。但在查尔斯顿乡村俱乐部,她却遭遇挫折,两轮分别打出80杆和82杆。

  ”  衍生业务成为利润新增长点 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,汽车行业将逐渐成熟,低速增长或将成为常态;在这种情况下,经销商不能再依赖于新车销售业务,新车毛利降低,需要进一步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。  新京报梳理经销商集团财报发现,大部分经销商集团在寻求业务的升级转型,从重销售向重服务转型,其中二手车、汽车金融等衍生业务成为经销商业务转型的重点。

  根据办法,企业应当与学徒签订劳动合同,劳动合同期限应长于学徒培养期限,并明确工作地点、工作岗位、薪酬待遇、工作时间等事项。对开展新型学徒制的企业,新疆给予培训补贴,补贴标准为每人每学年4000元;企业所在地人社部门核定的培训成本低于4000元的,按实际培训成本给予补贴。

  因此,优化生产、生活、生态空间,需要统筹“三生”空间互动的用地结构关系,促进“三生空间”比例规模协调发展。

    我国3D打印虽然起步较晚,但拥有全球最大的潜在市场。目前,全国3D打印技术应用年产值约1亿元人民币。

    几个小时后,他又写道,“我不会消失。我拒绝。我不在乎我将如何被记住;这只是我。”布利斯说这些短信让她感到矛盾。

  人民网重庆6月28日电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7周年。

原标题:厨余垃圾投放处理有喜有忧厨余垃圾是城市生活垃圾的重要部分,市民几乎每天都要与它打交道。

本报陆续接到市民来电,反映一些餐馆和小区居民随意倾倒厨余垃圾,遗洒油污水,产生异味,还弄脏了家门口的环境。 为此,记者根据市民反映的线索,对多个小区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  忧  仍有餐馆随意倒泔水居民常常混装丢垃圾  10月26日,记者来到位于海淀区的飞达社区,在该小区7号楼东北侧有一家餐馆,餐馆斜对面的墙角摆放着几个垃圾桶,都敞着口,没有翻盖。 其中一个是标注着“厨余垃圾”的绿色垃圾桶,其余几个则是标注着“其它垃圾”的黑色垃圾桶。 “厨余垃圾”桶内堆放着不少菜根菜叶,有些被打了包,有些则没有包装,还混杂着快递袋、卫生纸等生活垃圾。 另外几个垃圾桶内,厨余垃圾与其它生活垃圾也混在了一起。

  “厨余垃圾”桶四周明显有油污水遗洒的痕迹,地砖与一侧的台阶也有不少油迹。 而在地砖与人行道交接的低洼处,还积存着大量油污水,散发着阵阵臭气。

一位来此扔垃圾的小区居民告诉记者,这些油污水都是附近餐馆倾倒垃圾时遗留的,“经常有大量的油污水遗洒路面,一直就这么积存着,味道难闻,夏天还会招来苍蝇,非常恶心。

”  随后,记者又来到市民反映的朝阳区磨房北里社区,其东门南侧人行便道上分布着若干个黑色垃圾桶,大多数垃圾桶下方的地面上都或多或少有遗洒的汤汤水水。 其中一个垃圾桶翻盖处和底部地面上,还遗落着一些吃剩的面条。

无独有偶,这些垃圾桶的附近,也分布着几家餐馆。

  10月27日,记者来到西城区三里河南七巷南口。 只见一处下水道四周积存着不少油污水,还有零零碎碎的菜叶,周围的路面因为积了一层厚厚的污垢,已经变得发黑。 下水道散发出的阵阵异味让路人纷纷避而远之。 透过箅子,还可以看到下水道里残留的部分食物残渣。 记者注意到,下水道旁边有一处菜市场和几家餐馆。 “应该是周边商家倾倒的,为了图省事儿呗。 ”一位路人说。

  不仅一些餐馆随意倾倒厨余垃圾,造成环境脏乱,各个居民小区产生的厨余垃圾数量也非常可观,而且这些垃圾来自各家各户,比较分散,在收集、处理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。   记者在本市多个小区探访,虽然大部分小区都有专门的“厨余垃圾”桶,但是厨余垃圾与其它垃圾混装的现象普遍存在,并且因为处置不当,在垃圾收集、中转的过程中遗洒油污水的现象也时有发生。

  10月30日上午8时许,记者在海淀区镶黄旗万树园小区看到,一名男士拎着一袋垃圾出了单元门,顺手把垃圾袋丢进了敞口的“其它垃圾”桶里,而绿色的“厨余垃圾”桶就在旁边。

“绿桶的翻盖没有打开,我上班也挺赶时间的。 ”他说。

记者看到未束口的塑料袋里装着蛋壳、菜叶、剩菜、汤水,还混杂着其它生活垃圾。

  一位正在“其它垃圾”桶前捡拾废品的老人告诉记者,她经常在“其它垃圾”桶内看到遗洒的厨余垃圾,“经常弄得自己一手油,别说我们了,就是清运垃圾的工人遇到这种垃圾混装的情况也不好处理啊。

”  喜  多小区试点分类就地处理好处多  可喜的是,随着本市不断加大垃圾分类的工作力度,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,对于如何分类收集厨余垃圾并减少异味,不少社区和商家正在进行有益探索。   西城区新风街一号院就设置了智能垃圾箱,里面可以装下普通的“厨余垃圾”桶。

居民投放厨余垃圾时,只需“刷脸”就可使厨余垃圾对应投放口的挡板自动打开。 投放之后,挡板还会自动关闭。 因为垃圾箱都是封闭的,闻不到任何厨余垃圾产生的异味。   石景山区鲁谷南路的不少餐馆定制了封闭的橱柜式垃圾箱,专门用来盛放厨余垃圾和废油脂的垃圾桶,以减少异味和遗洒。   此外,为解决厨余垃圾随意倾倒、混装混运的问题,本市不少小区已经开展试点,通过积分兑换商品等方式,鼓励居民将厨余垃圾单独分出。

  11月3日,记者来到位于北六环外的昌平区东关南里小区,每栋单元楼前都有几个标注着“其它垃圾”的黑色垃圾桶,却几乎不见绿色的“厨余垃圾”桶。

原来,该小区在34号楼西侧摆放了若干个绿桶,作为指定的厨余垃圾交投点。

  “我们都提前把厨余垃圾分好,然后带到这儿,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给垃圾称重,通过小程序,把奖励积分发到我的账户里。 积分可以去超市兑换物品,我上个月就换了两块肥皂,所以我们都挺愿意这样做的。

”居民吴女士说。

  记者遇到一位正在往清运车里装垃圾的工作人员,他说:“每天我们都过来清运两次,最终会运到市政的厨余垃圾处理厂。

我们的运输车都是封闭式的,不存在遗洒的问题。 ”  不过,也有居民反映,这种撤桶定点投放的方式不太方便。

一位居民告诉记者:“我们住在其他单元楼的人要多走不少路,而且需要在特定的时段去扔才有积分,有点麻烦。 ”  昌平区安福苑小区则在每栋单元楼前,摆放了一个置物架。

居民可以领到一个专门盛放厨余垃圾的小绿桶,只要将厨余垃圾装入小绿桶,并且放置在楼下的置物架上,就会有专人集中回收。   还有不少社区设置了厨余垃圾处理间,就地处理小区内的厨余垃圾。 比如,西城区新风街一号院内的“绿色生活馆”就是一个厨余垃圾处理车间,居民们分出的厨余垃圾被运到车间,工作人员会进行二次分拣,之后倒入厨余垃圾分解机,最终变成符合排放标准的液体。

  新风街一号院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我们小区的厨余垃圾分解机已经更新过好几代了,之前厨余垃圾会被处理成有机肥,不过有机肥一直在墙角堆着,会产生一定的异味。

现在升级之后,会直接处理成液体,排放到污水管道里去,不会对环境产生不良影响。 ”  建议  推进源头减量加强监管力度  目前正在公开征求意见的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正案(草案送审稿)》中多次提到“生活垃圾源头减量”。 厨余垃圾在生活垃圾中占比超一半,如何做好源头减量是一个重要内容。 有关专家建议,推进源头减量,除宣传引导、密封袋数量控制外,还可探讨如何在住宅区进行厨余垃圾压缩处理。 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垃圾运输费用,而且能避免收集、转运过程中产生异味和渗沥液。   业内人士还建议,有关部门应按照《北京市餐厨垃圾和废弃油脂排放登记管理暂行办法》,加强对厨余垃圾收集、运输和处理的监管,杜绝厨余垃圾随意倾倒。

相关单位应进一步加强对随意倾倒厨余垃圾行为的巡检力度,严肃追究相关当事人责任。   实习记者孙延安文并摄(责编:孙红丽、毕磊)。